当前位置:爱入膏肓>荷兰阿姆斯特丹3(已修改)

荷兰阿姆斯特丹3(已修改)

本书:爱入膏肓  |  字数:1341  |  更新时间:

5002房间内,宋易翎的行李堆放了一地,她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睍莼璩晓

顾以安进去一看,就不屑地说道:“你是女人吗,怎么可以这么邋遢?”

宋易翎心中憋着一股火,已经大半夜了,她需要休息,她的大脑也需要休息,这是医生叮嘱她的,说手术之前一定要保证睡眠。早知如此,她想,还不如直接辞掉工作算了。

她把自己的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把床铺弄整齐。

“顾先生,这里有热水,您可以洗一个热水澡。”

本着服务行业“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她还是对自己的这位“上帝”服了软。

但说完刚才那句话才发现有点不妥,便红了脸。

“不用了,”顾以安疲累地仰面躺在床上,“我累了,先睡了,明天出发时记得叫我。”

他翻了个身,没有脱衣服就躺在被子中睡着了。

苏易翎轻手轻脚地把饭店提供的床垫子铺在地板上。坐下后,她把后背靠在墙上,从行李箱中翻出一个相框来,拿在手中看着。

相片中是他们一家四口,爸爸、妈妈、姐姐还有她。五年前上大学时她的爸爸因为急性心脏病去世了,两年后姐姐又去了英国,现在在那里已经结婚生子了。这么多年来她都是和妈妈一起相依为命。

她的手指拂过相片中每个人的脸,最后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荷兰的第一个夜晚,就这样在慌乱中匆匆过去。

宋易翎用手机设置了早晨六点半的闹钟,她要比游客早起一个小时,安排他们的早饭,还有联系旅游观光车来接他们。

闹钟“滴滴答答”的声音把在床上安睡的顾以安吵醒了,可宋易翎或许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太过疲劳的缘故,再加上时差的问题,竟没有听见。

“喂!你手机响了——喂!”顾以安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喊了她几声,见没有动静,便下床去,用腿拱了她的后背几下。

没想到宋易翎还是毫无反应,他急忙蹲下去,把她的身子扳过来,看到她满头是汗,脸色苍白。

他一边用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脸,一边喊道:“喂,小姐,小姐?你醒醒!你醒醒……”

宋易翎慢慢睁开眼,干裂的嘴唇中挤出几个字来:“……我叫宋易翎,顾先生。”

“呵。”顾以安松了一口气,在原地坐下。

“你搞什么啊,身体不行还出来带团!”

宋易翎用手撑着地板坐起来,几缕凌乱的发丝早已被汗水紧紧黏在了脸上。

她从背包中掏出药瓶,拧开一瓶矿泉水把药喝了下去。

她冲着顾以安勉强笑了笑:“没事的,我这是老毛病了。哦,顾先生,您可以一个小时后再到楼下用餐,我先去安排安排。”

她昨晚也是和衣而睡的,所以一早起来没有怎么收拾就直奔楼下而去。

宋易翎走后,顾以安在房间里偷偷瞄了几眼她的行李。

她的行李箱中所有的东西都混在一起,和前一天晚上一样,还是乱糟糟的。

乱糟糟——这是顾以安最看不过去的事情,因为在他的衣柜里,衬衫、西装、运动装、领带等等,这些东西永远都是整齐排列的。他不会把没有熨过的衬衫放进衣柜,更不会把颜色截然不同的两条领带放在同一个抽屉里。

所以当他看到宋易翎的行李箱时,不由深深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坐在床上把它们全部倒了出来,熟练地整理着。

“她似乎连一套像样点的化妆品都没有,衣服也都是几年前流行的款式,颜色大都以暗色为主。”他轻皱着眉头,心里思索着。

顾以安从小就生活在一个优越的环境中,所接触到的人也都是严谨细致的,时间久了,他也养成了那样一种习惯,习惯了生活的刻板和中规中矩。可宋易翎的突然出现,让他眼前一亮,心中也有了些微微说不清的变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