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入膏肓>【首更两万】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首更两万】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本书:爱入膏肓  |  字数:6750  |  更新时间:

那年的春节在不知不觉中很快就过去了。睍莼璩伤那是宋易翎记忆中最后一个全家团圆的场面,因为在那之后她经历了很多意料不到的事,而一直支撑着她走下去的就是曾经母亲和姐姐的笑容。每次觉得自己快要崩溃时,她都会从大脑中搜寻到那一幅全家福,反复看着,告诉自己一切终会过去的,自己可以挨过去的。

那时的宋易翎完全没有察觉到暴风雨将来之前的宁静。她像是被泡进了糖罐中一样,亲情和爱情都是那么完美,让她误以为自己的人生会朝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在你觉得距离天堂越来越近的时候,其实你正在走向地狱。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可以暂时不提。

年后,顾以安约宋易翎一同出游:“我们去海边吧!”

他的提议得到了她的认可,她从来都没有亲眼看到过大海,去海边一直以来都是她的梦想。

意见统一之后,就是选择旅行地点的问题了。宋易翎建议每个人在手掌心中写下一个城市的名字,然后同时打开给对方看。

几分钟后,一只大手和一只小手相互重叠在一起——大连——不知是他们真的心意相通,还是顾以安偷偷瞄了一眼宋易翎的答案,总之他们约定好了看海的地方。

旅行看起来很复杂,很麻烦,其实说白了就是勇气和时间的问题。只要你踏出了第一步,前路就不再漫长。更何况,一同出游对于情侣来说往往都是甜蜜享受的。

请好了年假,准备好了行李,在二月的一个星期天,顾以安和宋易翎准时出发了。

出发那天,顾以安第一次以男友的身份出现在宋易翎的家人面前。宋妈看他一表人才,很开心,对他极为热情,只是宋玉的表现有些反常,说不上冷淡,但总有些刻意的疏远。

皮特哭着闹着不让宋易翎离开:“呜呜……笑一,你要去哪里?带皮特一起去好吗?”

“你这个小鬼头,现在待小姨比待妈妈还亲!”宋玉嗔怪地亲了他的脑门一下。

顾以安像是事先已经准备好了一样,他告诉皮特:“皮特,叔叔给你变一个魔术好吗?”

皮特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止住了哭声。

“噔噔噔!”说时迟那时快,顾以安不知从何处“变”出了一个变形金刚的模型玩具,皮特双眼发亮,开心地扑倒在了顾以安的身上,还亲了他一下,礼貌地说:“谢谢叔叔!”

坐上车子以后,前方的道路就越来越开阔,人越来越少。路上,顾以安对宋易翎很是细心照顾,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问她渴不渴,累不累。

宋易翎习惯了他的照顾,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寻常。相较于和顾以安闲聊来说,宋易翎更加感兴趣的是窗外变幻莫测的景色。作为一个导游,这已经是她常年工作养成的习惯了——每到一个地方总会耐心寻找好玩、好看的风景。

可进入高速公路以后,就没什么可供观赏的了。

路的两旁种满了白杨树,但天气尚未回暖,树枝上还都是干枯枯的。

每棵树上几乎上都有鸟巢,宋易翎无聊,便“一个,两个……”地数了起来。

数到二百零三个的时候她睡着了,顾以安这才用力踩了油门,车子向前驰去。

一觉醒来,太阳都下山了。窗外的风景也固定了下来,宋易翎惺忪地睁开眼,问:“到了吗?我怎么睡着了,你也不叫醒我!”

“你睡得那么香,好像一个月都没有觉睡一样,我怎么忍心!”

对呀,前段时间一直为韩江担心着,又度过了一个忙碌的春节,回想起来,好像真的没有好好睡过一个觉。

下了车,宋易翎无比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顾以安靠过来,把她的肩揽在自己的怀里。宋易翎没有防备,倒是吓了一跳,因为紧张而不停地打嗝。

顾以安开心地哈哈大笑,他棕褐色的头发在落日的光芒下渐渐变为浅色。宋易翎看呆了,好像他并不在自己的身边,而是在距离阳光最近的地方,在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和顾以安在一起之前,宋易翎觉得爱情是幸福的。但此刻站在幸福的身边,她的心却不由自主地隐隐作痛。原来,爱情是会让人感到痛苦的。

他的笑容是真实的吗?体温是真实的吗?这样想着,宋易翎伸出食指慢慢靠近他的脸颊。

顾以安警觉,一回头就看到了她木呆呆的表情。他最喜欢的宋易翎,就是那时天真傻乎乎的她。

“干什么?想要偷袭我?”

宋易翎赶紧将手缩回去,捂住肚子说:“好饿啊,好累啊!”

“走!”顾以安二话不说就拉着她朝前方人潮拥挤的地方走去。

等到她的胃里被强制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吃以后,天彻底黑了下来。晚上的气温仍在十度以下,说话、呼吸的时候,口鼻中都会冒出热气,在不停地挥发着人的体温。

顾以安不会没有准备的,从北京出发前,他就在一处临着大海的宾馆预订了一间套房。他生活的每一步都是按照自己的计划来的,有时就连选择女友的条件上也是极为公式化的。可遇见了宋易翎,应该是他的计划外。

那间套房的整个一面墙全部都是落地的玻璃窗,宋易翎进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窗子外面的不远处就是黄海,黑夜下的海面平静,更显迷人。

她脱口而出:“好漂亮……”

顾以安自豪地问:“喜欢吗?等到明天早上起床时,我们可以并肩坐在这里看日出。”

“谢谢!”宋易翎转过身来,面朝顾以安。

顾以安的双手环绕在她纤细的腰身上,慢慢越靠她越近。

宋易翎觉得快要无法呼吸了,紧紧闭上了双眼。

顾以安温暖的鼻息一下又一下地拍打在她的额头上,就像温柔的海浪在不停敲打着海边的鹅卵石一样。

然后,他的气息从她的眼前绕过,并没有落在嘴唇上而是传到了她的耳边:“易翎,谢谢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谢谢你,走进我的生活,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谢谢你成为了我生命里所有不幸中的万幸。”

顾以安抱得她越来越紧,不敢放手。

所有不幸中的万幸?他又何尝不是她生命里不幸中的万幸。多亏了他,她得以品尝到了爱情的酸甜苦辣;多亏了他,她学会了坚强,那是爱情的力量;也是多亏了他,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即使呆在他的身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幸福,但她很知足,因为这份微小的幸福在她之前的人生里早已被风吹得烟消云散了。

宋易翎紧闭着双眼,可眼中还是有刺激物不停地向外流出。有人说,想哭的时候闭着眼睛就好了,那样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

事实证明,眼泪可以阻挡,而悲伤和感动却无法掩盖,它们让人无处可逃。

她喃喃地问:“可以这样一直抱着我吗?可以永远都不放开我的手吗?”强烈的不安感再一次冲到她的心头。

顾以安的头深深埋在她的肩膀上,坚定地点了点。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再爱我了,一定要让我知道。到那时,我会选择放开你的手,让你去寻找新的幸福,我会祝福你!”

顾以安的表情严肃起来,他推开她,却又被她抱住。

“可是现在,当下,我想要为了爱勇敢一次,一生中哪怕只有这一次就够了。请你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抱着我,就像现在一样,给我勇气,给我信心。只要你一直在我的身边,我就能一直勇敢下去。”

“我会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哪怕只是站在你的身边,哪怕前路漫漫,坎坷重重,哪怕会受伤,我也不会选择第一个离开。易翎,你相信吗?在这个世界上唯有爱情不会被世事所打败。即使是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因为我们早已被上天选中了,我们能在一起彼此相爱是在我们出生之前就注定了的,这辈子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永永远远都是!”

晚上,他们相拥而睡。她把头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他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专属于他的吻:“以后这个地方是属于我的了,不允许别人碰,知道吗?”

宋易翎再次为他的霸道而觉得幸福温暖。她用手掌捂住额头,听话地答道:“是,遵命!”

“淘气!”顾以安把她的手拉下来,放在手心里温着,像是对待一件珍宝。

一夜无梦,睡得安好。早上起床时,天已经亮了。宋易翎仍记得临睡前顾以安问她的一句话:“为什么,你突然就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宋易翎听到了他的问话,却假装没有听到。她心中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以前的自己拥有太多的棱角,就算对待爱情也不肯放下防备和自尊。以前的自己带给他太多的伤害,也让自己痛苦流泪。然而当车子驶出北京,距离她生活的圈子越来越远时,她有那么一秒的假想,想让自己可以接受他完完全全的爱,不去考虑其他,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沉重的现实压力之下,她想要这一点点片刻的喘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再次回到现实中时,她不至于胆怯。她把大连当做了一个只属于他们彼此的世外桃源,在那里没有压力,没有自卑和怯懦,没有门第的偏见。她真想一辈子都呆在他的避风港里,永远都不踏出半步。即使为此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她也不害怕。

早晨海边的阳光像是金粉,抛洒下了一地的落英缤纷。

宋易翎醒来时,顾以安已经不在她的身边了,床头放着一杯温热的牛奶还有早餐,精美的盘碟下方压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在楼下的“念思酒吧”等你!

念思酒吧?宋易翎有些印象,好像前天晚上路过时她无意中扫到了一眼。名为酒吧,实则是一个颇具小资情调的饭店,饭店外还是张灯结彩,仍旧没有从新年的热闹气氛中苏醒过来。

宋易翎不敢让他等急了,便抓紧时间洗漱,潦草地吃了几口早饭就下楼了。

路上,她心中一直还有些遗憾。因为顾以安对她许诺过,第二天一早要和她一起并肩看日出,可这份承诺他并没有做到。

早上九点钟,念思酒吧里坐着几对同样是来旅游的恋人,总之,人不算很多。

她一进去,大家便把目光都投射到了她的身上,有人掩嘴而笑,有人含着笑看着她。让她很是奇怪。

出门太匆忙,以至于忘记带手机了。找不到顾以安,也没有办法联系他,宋易翎有些着急了,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她只有顾以安一个人可以依靠,正想转身离去,室内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

原本是坐着的一对对情侣都迅速扮演起了看客的身份,厚重的窗帘被拉起来,阳光被挡在了外面。

宋易翎一时无法适应这个环境,眼前猛然间一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朦朦胧胧中隐约有一束光照进她的眼睛中,她像是终于找到了救星一样,朝着那个光源的地方慢慢走去。

“易翎……”

是顾以安的声音!

宋易翎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睁开眼就看到了顾以安。

他的身后是一个用玫瑰花和蜡烛组成的巨大的心形图案,烛光摇曳,把她的眼眶都给弄湿了。

原来刚才看到的光影就是蜡烛聚集而形成的。那时的宋易翎感到浑身麻木,不知所措。但顾以安并不需要她做什么,他只要她在就行了。

他手中捧着一大束的向日葵花朵,单腿跪下,引来看客的一片欢呼。

众人渐渐围成了一个圆圈,向他们两人靠拢。

“易翎,能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际遇,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这一辈子永远难以忘怀的记忆。我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中会发生什么,但我保证,不管将来遇到什么,我对你的爱都不会变。我在此向你承诺:我会爱你胜过爱自己,在有生之年我一定不会在你忘记我之前就忘记你,一定不会在你睡着之前就呼呼大睡。我会尽量减少应酬,为了你,我也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等到我们都老了,你没有了牙,我掉光了头发,我们还可以手拉手走上最后一段路;我不会在外面过夜,不会让你担心,不会让你承受太大的生活压力,甚至,你不需要爱我太多,你只需要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就足够了——易翎,嫁给我好吗?”

一段几分钟时间的表白,宋易翎在这中间几次忍不住落泪。她没想到顾以安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她求婚。她希望的感情是细水长流、平平淡淡的,而这份轰轰烈烈的爱情宣言带给她的冲击力让她一时迷失了自我。

顾以安把向日葵花束高高举起,渴望她收下。

宋易翎站在原地,迈不开步子,寸步难行。

她想起自己前一天对顾以安说的话,她答应了他要为了爱情勇敢一次,哪怕只有一次飞蛾扑火般的疯狂,她也在所不惜。

想到这里,她坚定了决心,不再胆怯,不再害怕,她欣然地接受了他的向日葵花束,接受了他的求婚,他的爱。

众人纷纷鼓掌,尖叫,把他们两人推得距离彼此更近了。

在大家的庆祝声中,宋易翎听到了海浪翻滚的沙沙声,犹如森林中起风时树梢的拍打声一样。

在对面的投影墙上,放映着早晨日出时的一段录影画面。

画面有些不清晰,镜头也好几次产生晃动。可想而知,当时拿着摄影机的顾以安在寒冷潮湿的海边是何等狼狈。

宋易翎真的为他担心,害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风浪卷走。可看见他在自己身边尚且好好儿的,便松了一口气。

那面投影墙上,逐渐形成了她和他两个人的背影。他们并肩站着,他揽着她的肩,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那一幕,像是真的站在海边看日出一样。

他答应她的誓言,何曾荒芜过?

“亲一个,亲一个……”围观的人越来越起哄,声音渐次变大。

宋易翎一脸的尴尬,不知如何是好。

还好有顾以安在,他主动亲吻了她一下。那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吻。那个吻来得那样自然,来得那样温柔,让宋易翎永生无法忘怀。

念思酒吧中热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当事人离开才逐渐淡化。

“为什么早上不叫醒我?我答应了你,要一起去看日出的。还有……为什么要再次向我求婚,那天在医院不是……”

顾以安笑说:“早上没有叫醒你是怕你为了看日出而冻感冒,再说现在我们不是如愿以偿地一起看了日出吗?至于求婚的问题,是这样的,一直以来,我都想向你正式求一次婚,然后听到你正式地亲口答应下来,在那么多人的见证下,不怕你以后耍赖!”

说完,不忘用手指轻轻在她的鼻尖上勾画一下。

“这么说,你是怕我说话不算话,悔婚喽!”

“你会吗?”

宋易翎故作神秘:“那可就说不准了,要看你对我好不好了。你如果敢对我不好,那悔婚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嘛!”

“你……”顾以安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把手放在她的腰上,抓她的痒痒。

宋易翎最怕痒了,只能沿着海边向前跑。

顾以安在她的后面追着,他故意跑得很慢,每次在将要抓到她时就突然减速,让她一次又一次地得逞。

追逐、欢声、笑语回荡在海边空旷无人的沙滩上。他们走后,那份欢欣和喜悦好像并没有随着他们的离开而离开。海浪承载着他们的幸福向着更远的深海涌去……

那时的宋易翎正处于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又恰逢在最美好的年华遇到了最美好的爱情。那是她人生中最开心、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日子。上天似乎是公平的,让她在经历痛苦纠结的人生之前先品尝一下生活的甜味儿,因为在那之后,她无数次地追逐着幸福的脚步,却始终赶超不上。她的身影和那天在海边追逐着她的顾以安一样,永远只差了一小步。唯一的区别是,顾以安有意让着她,而她却拼尽全力。

有时,你不得不承认,生活中一个微小事件的改变,一个人的突然出现或消失,就足以动摇你的全部人生。

大连之行美得像是一幅优雅的水墨画,美得让人陶醉,美得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但现实总会接踵而至,猝不及防。眼看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宋易翎仍旧恋恋不舍。临走前一晚,她独自一个人漫步在沙滩上。沙滩上只有几盏小灯,昏黄的灯光也晕黄了她的心情。

“沙沙沙……”的是海浪声,她闭上眼睛专心听着。可浪花似乎变大了,席卷着沙粒和贝壳向她袭来。她整个身躯被咸咸的海水通通淹没。

她惊叫一声,从梦中醒来。

醒来后,才发现那只是一个噩梦。顾以安并不在她的身边。她记得睡觉时他们明明是靠在一起的,难道刚才的梦……她担心起来,来不及穿鞋就跳下床,寻找她唯一的依靠。

顾以安在客厅的沙发上端坐着,宋易翎站在他的背后看着他,“以安?”

他迅速合上了笔记本电脑,扭过头来笑着看她。

但即使他是笑着的,她也看懂了他的表情——他有心事,却从来都不对自己诉说,想到这里,心情更加黯淡起来。

顾以安走到她的身边,打横将她抱起来:“做噩梦了?这么着急找我,连鞋都不穿,以后可不许这样!”

宋易翎搂住他的脖子,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她突然很想哭:“以安,你答应我,以后不可以骗我,更不许你离开我,好吗?”

顾以安停住脚步,把她放在床上,动作之轻,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文物。

“傻瓜,我为什么要离开你?除非有一天我死了……”

宋易翎赶紧用手掌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呸呸!不能说这样不吉利的话!”

“不能说什么?我……”

“啊——不许说!”

“你还没听我说完,怎么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

“总之不许说那个字,因为我们都会长命百岁的,我们会幸福的,一定!”不知是因为曾经距离死亡太近的缘故,还是对于他们的感情有一种不安和不确定感,总之,宋易翎很排斥从顾以安口中听到那个字。

“我爱你!”顾以安说,“我一直想说的话,就是我爱你!”

宋易翎哑口无言,那三个字她从来都没有跟顾以安亲口说过。

他在等着她的回应,谁知她一个转身就缩进了被子里:“太累了,我先睡了,晚安!”

顾以安无奈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坐在床边看着身边的宋易翎,不禁深深皱起了眉头。刚才他在自己邮箱里收到了一封陌生人发来的邮件,邮件的附件是一张不太清晰的照片,照片中的两个人看起来那么亲切,亲切得让他害怕,让他苦恼。

回家的路上顾以安异常地安静,换句话说,是很严肃。

宋易翎几次试探,想要询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每一次她都还是不忍心。她想起前天晚上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的顾以安,他孤单的背影让她心疼。如果有件事,他必须要骗自己的话,宋易翎宁愿选择什么都不知道。她宁愿被他欺骗,善意的谎言也好,有意的欺骗也好,她都允许他欺骗自己一次——唯一的一次。

后来宋易翎才知道,唯一一次的欺骗就像一生中只有一次的爱情一样,都让人刻骨铭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