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入膏肓>真相

真相

本书:爱入膏肓  |  字数:6124  |  更新时间:

宋易翎抱着皮特走在街上,街上的行人少得可怜。睍莼璩伤她突然很想哭,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

有种悲伤的情绪你说不清道不明,但它总会在深夜或是在特定的某一刻涌上你的心头,把你的心情弄得狼狈不堪。

人总是哭着哭着就长大了。

“小姨,妈妈呢?今天怎么不是妈妈来接我?”

“妈妈……妈妈她在医院陪着外婆。”

“外婆怎么了?”

“外婆年纪大了,总是会生病的。今天我们好好睡一个觉,明天我们去看外婆和妈妈好吗?”

皮特不再说话了,沉静地趴在她的肩膀上。

慢慢地,他的呼吸声变得均匀。还没有走到家,他就睡着了。

宋易翎轻轻把他放在床上,脱下外套,盖好被子,关上房门,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时,才来得及喝上一口水。

那一个晚上,注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在漫长的夜晚失眠,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但宋易翎很享受这种安静,躺在沙发上望着不远处挂在天空中的满月。只要拉开窗帘,就可以看见月亮的光泽。人的心中如果也可以有一个窗帘那该多好!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身上没有盖被子,她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觉得浑身发冷,嗓子发痒。

有太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她来不及考虑自己的身体。

送皮特去幼儿园之前,她带着他去了医院。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和生病的外婆。

宋玉好像一夜不曾合眼,眼眶下面挂着深深的黑眼圈。

“姐,你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你去送皮特去上学吧!”

宋玉点点头,疲累的身子蹲下去想要把皮特抱起来。

宋易翎对皮特说:“皮特,妈妈累了,今天不让妈妈抱了行吗?”

皮特看看宋易翎,看看宋玉,再看看自己的外婆,像一个小大人一样使劲点了点头。

“乖!”她捏了一把他的脸蛋。

宋玉走了几步,又回头问她:“今天你不是还要去上班吗?”

“现在时间还早,我在这里坐一会就去请假。姐,你现在还在试用期,不能随便请假,一会儿你吃点早饭再去吧!”

宋玉带着皮特离开后,宋易翎竟然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睡着了。她太累了,身体的疲倦再加上强大的精神压力,已经快要把她压垮了。

醒来时,正好是八点半,她回头看了一眼母亲,她仍然紧闭着双眼,意识全无。

她和护士交代了几句便坐车去了杂志社。她下定决心要辞掉自己的工作,全心全意照顾生病的母亲。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比感情还要重要的。

李建国端坐在办公桌前,从眼镜后面把她看了一遍又一遍。

自从那次从顾以安家中回来后,她每次看到李建国总会有一种错觉,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他究竟算是她的长辈还是上司。

他假意咳嗽了几声:“小宋啊,你是知道的,咱们杂志社可不是随便想进就能进的,你要想好了,这次离开,可能你就再也回不来了。”

宋易翎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坚定地说:“主编,我想好了,辞职!”

“嗯……你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出了事情就说出来嘛,能帮的我一定会帮!”

“我……”

“没事儿,说吧!说出来或许我有办法帮你。”

“我母亲生病住院了,我要去照顾她,所以……”

李建国的表情瞬间就凝滞住了,然后几秒钟后,他快速眨了几下眼睛,推了推快要滑落下来的眼镜框,说:“那你姐姐?”

宋易翎承诺道:“主编您放心,我姐姐不会辞职的。家里的事我一个人就可以解决了,以后还要麻烦您多多关照一下我姐姐。”

李建国玩弄着手边的钢笔:“你放心,那是自然的。既然你决定要走了,就去人事部办一下手续吧!我会通知财务部,让他们多给你发三个月的工资。”

宋易翎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主编。”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钱不多,你收着,好好照顾你家人,希望她早一天身体康复。”

宋易翎和李建国告别后,就回到自己的座位前收拾行李,戴月第一个冲过来质问她:“怎么听说你要辞职?为什么啊?”

宋易翎停下手中的动作,拉住她的手说:“我家里出了点事情。”

“出了什么事,这么严重,连工作你都不要了?易翎,我知道你为这份工作付出了多大的心血,现在就轻易地说放弃,是不是太可惜了?”

“我没有轻易就说放弃,我也是想了好久才做出这个决定……我妈她住院了,家里必须要有一个人来照顾她。”

“那你姐姐怎么不去?”

“姐姐比我更加不容易,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份工作,我不想让她为了家里的事情再操心了……”

宋易翎的话还没有说完,戴月就把她强行拉到了储物间。

她猛地甩下手,呵斥她道:“你怎么那么傻,什么事情都替别人考虑,你怎么不为你自己想想?”

宋易翎笑说:“可她们都是我的亲人啊,一个是生我养我的母亲,一个是我的亲生姐姐,我不能看着她们不管,我做不到。如果是你的话,你能轻易放手吗?”

“你……你别岔开话题,我们现在在说你的问题!你之前动过手术的事情和你姐姐说过没有?”

宋易翎摇摇头。

戴月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你……你要我怎么说你!天底下再也找不出像你一样的笨蛋了。只怕你凡事都为她考虑,她却从来没有想过你!”

宋易翎察觉到了什么,问:“你什么意思?”

戴月的目光闪烁,说:“你还不知道啊,她和……”

就在这时,储物间的门被谁大力地推开了,灰尘全部漂浮到了半空中,呛得人无法呼吸。

李青青趾高气扬地走进来,对戴月说:“你先出去,我有事情和她说!”

戴月不安地看着宋易翎,宋易翎咳嗽了好几声,对她笑了笑,示意她自己不会有事的。

戴月离开后,李青青再次把门关上,整个房间瞬间进入了昏暗。

“你找我有事吗?”宋易翎不想在这里呆得太久,所以希望有事情可以速战速决。

李青青拉过来一把凳子坐下,看着对面的宋易翎问:“刚才戴月的话你还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吗?”

“你偷听我们讲话?”

“笑话?偷听?”她笑了起来,“我用得着偷听吗?害怕别人在背后嚼舌根的话,就不要做这种事,丢人现眼!”

宋易翎恼火起来:“青青,扪心自问自从我进入杂志社以来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只是你事事处处与我为敌。难道就因为你哥哥的缘故吗?”

“你给我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我的家人!你和你姐姐就是一路货色,狐狸精!”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句!”宋易翎抓住她的衣领,把她从凳子上拽了起来。

李青青挣扎了几下,才哈哈大笑:“原来你还不知道啊,你真可怜,连亲姐姐都骗你!”

宋易翎手上渐渐失去了力气,“你什么意思?”

“好,今天我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你姐姐勾引我爸爸!你听,这是不是很荒唐,你和我哥哥在一起,你姐姐和我爸爸在一起,我们两个人还真是有缘分!”

宋易翎目光呆滞,向后退了好几步:“你骗人,我姐姐不是这种人,你才是骗子!”

李青青逼近了几步,威胁道:“现在你知道了也好,你替我转告你姐姐,让她不要妄想和我爸爸在一起。有我在一日,他们就不可能!听懂了吗?”

宋易翎的耳边嗡嗡直想,大脑一片混乱。

李青青看到她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显然很是满足,临走前不忘再侮辱她一番:“还有你,也别妄想能和我哥哥结婚!你也不好好看看你的样子,你浑身上下有哪一点配得上我哥哥!”

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室内的光线再一次被阻挡在了门外。

宋易翎苦苦地笑了起来,怪不得这段时间公司里的人都在背后议论她,怪不得母亲会气病住院,原来是因为姐姐。这个她从小视她为最亲的亲人的姐姐,是她对自己说了谎。

她笑着笑着便哭了起来,觉得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就连顾以安也无法依靠,她无法想象如果顾以安知道了这件事,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还会爱她吗?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扰了她的悲伤,她一个激灵站起来。以为会是顾以安打来的电话,她很紧张,不知道该如何同他开口说话。

手机荧幕上显示的是“元彭宇”的名字,她松了一口气。

“你在哪?”他问。

宋易翎擦擦脸上的泪说:“我还在杂志社……”

“出来,我在楼下等你!”

元彭宇的蛮横和顾以安很像,似曾相识却又有差别。

宋易翎收拾好自己,便下楼。

元彭宇的保姆车果然在楼下等着她。

她这次并没有心情理会旁人的目光,而是径直走进了他的车里。

她的眼睛已经肿的像一个核桃一样了,所以故意不看他。

元彭宇示意司机开车,提醒她说:“安全带。”

宋易翎“哦”了一声,慌忙系上了安全带。

“我说,你可真不够意思,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

她小声问:“怎么了?”

“你和顾以安快要结婚了?”

“嗯……”

“你母亲住院了?”

宋易翎猛地回过头去,盯着他看。

元彭宇的目光柔和起来,笑着回应:“你别这样看我,我都听说了。你不回答,看来这是真的喽!”

他叹了一口气,拿出一张纸巾递给她:“擦擦吧!”

宋易翎把他的手挡了回去:“不用!”

元彭宇便把纸巾放在她的座位上,说:“女人太坚强了不好,那样会显得男人特别没用。想哭就哭吧,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

宋易翎强忍住眼泪:“我为什么要哭?我不想哭!”

“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车子停下,元彭宇走了出来,独留她一个人。她再也忍不住了,捂住嘴哭了起来。

等到她的情绪发泄完了,元彭宇刚好打开车门,要她下车。

车外是一个美丽的湖,波光粼粼,芦苇随风摇摆。

她环视四周,不清楚这是哪里。

“你知道做我们这行的向来就没有*。这个地方是我的秘密基地,每次有不开心的事情时就会来这里大喊几声,没有人知道。”

“原来你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可你什么都有了,我什么都没有,我会不开心,会难过,你竟然也会。”

“想什么呢你!我是人,当然也有烦心事!”

宋易翎看到元彭宇假装生气的样子,笑了起来。

“这个给你。”他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

宋易翎推脱道:“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

“放心,这不是给你的,算是我借给你的,你要给我打欠条!”

“那我也不能要,我有钱用。”

元彭宇拉住她的手,掰开她的手指,把银行卡放在她的手心:“你就收下吧,不管你用还是不用,我都心安。假如你用不到,到时候再原封不动还给我就行了。”

宋易翎还想开口拒绝,却被元彭宇阻拦:“如果你不收下,就不当我是朋友了!”

“我……我真的有钱用,嗯……顾以安给了我很多钱……”

元彭宇看着天空笑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吗?你是不会用他的钱的,越是亲近的人,你就越不会麻烦他。我和你呢,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是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除此以外没有其它,你不用觉得亏欠我。反正这笔钱就算不借给你,我也打算做慈善事业,不过现在看来,你才更像需要帮助的人。不用谢我,我就全当是做好事了!”

宋易翎微微笑着,她知道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一定很希望可以尽力帮到自己,但又不想让自己觉得亏欠他,所以才想出了这一番说辞。

她说:“那我收下了,一定还你!谢谢!”

元彭宇心中的石头落了地,表情也轻松起来。

虽然评价一个人是否是朋友的标准并不是金钱,但在某个时刻能够为你挺身而出,能够毫不吝啬地把钱借给你的人,一定算得上真心朋友。

在如今这个社会,红颜易求,而朋友难得。

元彭宇把宋易翎送到了医院的门前,临走前嘱咐她说:“你现在没有工作了,假如有一天需要找工作的话,可以来找我,我一定帮你!”

宋易翎随他去外面逛了一圈,此刻的心情也没有那么沉重了,她打趣道:“元彭宇先生,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否则将来绯闻太多了,小心青青找你麻烦!”

元彭宇愣了愣,尴尬地笑了笑,冲她摆摆手,关上了车门。

宋易翎目送他离开,然后走到母亲的病房前。他已经昏迷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了,可还是没能清醒。时间每向后推迟一分钟、一秒钟,她都觉得难熬。

护士走过来,让她去诊断室。

她心中隐隐不安,走起路来也慢了起来。

医生看她坐下后,才说:“你母亲的情况不是很好……她只有你一个家人吗?你父亲来了没有?”

“我爸很早就去世了,我还有一个姐姐。”

医生沉默着点点头,“哦,这样啊,那你最好和你姐姐商量一下。”

“怎么?我妈她……”

“现在已经二十四小时了,可看老太太的情况,或许很难醒过来了,就算是醒过来了,也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有可能会瘫痪。”

宋易翎觉得胸口刺痛,无法呼吸。

医生看她的脸色越变越白,也客气地问:“小姐,你没事吧?”

宋易翎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说:“我没事——可是大夫,我妈她真的会瘫痪吗?”

“这可不好说,要先等病人醒过来再说。”

宋易翎从母亲的病房前经过时,看到了她轻微起伏着的胸膛。她还有呼吸,她还活着,可医生却说她有可能醒不过来,有可能会终生瘫痪,这不是很可笑吗?

她只顾埋头走路,撞到了不少的行人。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走回家时,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

家门口的路灯准时亮了起来,一辆汽车停在灯光的阴影下。

宋易翎从它的旁边走过时,车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

那个人赶上她几步,把她拉回到自己的面前。

“以安?你怎么在这里?”宋易翎有气没力地问。

顾以安的脸色很不好,他注视着她,看得她头皮发麻。

她下意识地挣脱开他的手。

“我问你,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宋易翎站定,觉得他这个问题特别可笑,不想回答,但还是提起精神回了一句:“我心里有没有你,你难道不清楚吗?”

“不清楚!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会问你吗?”

“以安,有事明天再说吧,我现在特别累,我想回去睡觉了。”

宋易翎有些冷淡的转身,这一个动作再次刺激到了顾以安的心。

他跑到她的面前,拦住她的去路。

“你家里出事了,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为什么我要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件事?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就应该相信我。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我一定会帮你的……”

宋易翎打断他的话:“你又能帮我什么?你可以让时间倒流吗?可以让我妈妈醒过来吗?你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改变不了。”

她不想让他卷入自己的家庭矛盾中,更何况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姐姐和李建国的丑闻。她选择尖锐地刺痛他,让他离自己远一点,让他少受一点伤害。

顾以安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怪我吗?”

宋易翎把目光扫向他身边的奔驰车,她指着它说:“你看那辆车,那辆车就是你和我的差距,是横在我们之间永远都跨不过去的鸿沟。”

“我可以不要这些东西,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放弃!”

宋易翎笑笑,摇摇头,说:“这不是放弃不放弃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坚持是没有意义的。我很清楚,不被家人祝福的感情是不会幸福的。你妈妈说得对,我能带给你的只有以爱情为名义的痛苦。以安,你放手吧!将来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加适合你的人。”

“我可以说服我妈的,你相信我!别轻易就说放弃好吗?”

“不,就算你妈妈同意了,我们也永永远远、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顾以安退后几步,问:“为什么……是因为……你姐姐吗?”

宋易翎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自己还在担心,可他什么都知道了。

她心中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愧疚感,这让她在他的面前显得更加无地自容。

她眼睛酸酸的,眼泪想要流出,她抬头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努力把眼泪忍了回去。

顾以安用双臂紧紧扣住她的肩膀,说:“易翎,那些事情我不在乎,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去……去哪里都好。”

她看着他,艰难地说:“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我觉得特别丢人,自从知道了那件事情以后,我就害怕见到你,因为见到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在你面前,我一点自尊都没有了!”

“易翎,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还要执着地守着你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呢!你知道,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了,我也爱你!”

真的会是这样吗?一个完全丧失了自尊心的宋易翎还算是一个真正的宋易翎吗?变成另一个自己以后,他还会像他口中所说的那样爱她吗?

她不敢肯定。

她不怀疑他对自己的感情,她只是怀疑时间。因为时间太可怕了,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包括浓烈的爱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