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入膏肓>我曾经那样炙热地爱过,不求有结果,就够了

我曾经那样炙热地爱过,不求有结果,就够了

本书:爱入膏肓  |  字数:6162  |  更新时间:

宋易翎对边丽说:“我曾经那样炙热地爱过他,不求有结果,对我来说,这就够了。睍莼璩伤”

说完这句话后,她转身离开了。

边丽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愣了好久,过了一会儿,好像是明白了她的话,苍白地笑了起来。或许她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模样,自己年轻时和宋易翎一样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她笑自己从前的痴,也笑自己如今的冷漠。

宋易翎从那家小餐馆走出来时,屋外正巧下起了雪——春天里的第一场雪。

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春天里迎着日光飘起的雪花,如果你曾经见过,那么你此刻一定可以体会到宋易翎的心情。

她一个人站在人流拥挤的十字路口,伸出手来接住一片雪花放在手心,即使那天已经是傍晚了,没有日光,也没有夕阳,但她仿佛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温暖,被那道莫名出现的日光温暖着。

春天里的雪意味着从头开始,意味着一切都还有希望。就连春天里都有可能下雪,那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她一个人不顾寒冷在外面站了很长时间,直到天幕彻底黑了下来,看不见飘雪时,她才踱回顾以安的病房。

在那间病房前,宋易翎见到了韩江。

他看起来似乎比自己还要疲惫,双眼通红。

宋易翎有意绕过他,因为每当看到他时,她总能想到那个事故现场的画面。那时,那个场面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个噩梦,谁会情愿每天做噩梦,自己折磨自己呢?

可韩江在她即将从自己身边走过时就拉住了她的胳膊。

他问:“你没事吧?”

她却不答,也不想回答。

努力挣开他的手,她再次向前走了几步。

韩江的手心里空荡荡的,不自主地颤抖了几下。

她走到病房门前突然停下,头也不回地说:“韩江,求求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了。”

他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又沉默,等到他转过身去喊她时,病房的门已经被她严严实实地关上了。

在与他只有一墙之隔的病房内,在顾以安的身边,宋易翎终于大哭了起来,这场雨来得太晚了,所以积攒成了暴雨,顺着她的脖颈流入心中。

韩江与宋易翎的世界中,从此隔着的是顾以安鲜活的生命,是顾以安对宋易翎的爱。可能在顾以安出事之前,宋易翎并没有察觉到他在自己的生命中有多么重要。顾以安三个字,只是她生活中男朋友的代名词。她想象到了,几年后,自己或许会和他结婚,然后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她没有爱他太深,所以不曾对生活有任何的向往,对于她来说,能收获到平凡的爱情就足够了。

但看到原本一个好好的顾以安被缠满了绷带躺在自己的面前时,宋易翎的心很痛,第一次体会到了绝望的感觉。原来,他一直都住在她的心里,住在她心里的一个角落处,她总是将他忽视,将他对于自己的爱和关心都当做是理所应当的。等到失去的这一天,等到一切都无法挽回时,她才发现自己也像他爱着她一样那样深的爱着他。

她发现得太晚了,这一切都是上天对她的惩罚。

她不反抗,她认罚,她选择一个人独自承受,用这种方式来弥补曾经对于顾以安的亏欠,来弥补自己迟来的爱情。

然而韩江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很微妙的存在。每当她遇到重大事情时,他总会出现在她的身边,见证了她所有的狼狈和不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中已经有了他的位置,或许是从她发现同样狼狈的他时起,她就对于他的经历产生了共鸣。她把他看作是另一个自己一样,她的确是真心帮助他,不求回报。

她想看到他生活得很好,起码要比自己幸福。

她让他从此离开自己的人生,不仅仅是那场交通事故,而是因为她突然发现每一次亲近自己的人最终都会被伤害的遍体鳞伤,她本是出于好意,到最后都有意无意地伤害到了身边的人。好像是上天的诅咒一样。她不敢再让韩江靠近自己了。

他可以从自己的生活中走出来,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毕竟他那时的事业已经有了起色。他可以不必每天担忧着自己的情绪,不必在努力经营生活时还要替自己分担痛苦。

如果有一件事情是她可以为韩江做的话,那就是离他远一点,祝他幸福,一定要比自己幸福;如果有一件事情是她可以为顾以安做的话,那就是继续爱他,一天比一天更加爱他,直到他醒过来了或是永远醒不过来了……

有时比被别人拒绝更残酷的事是拒绝别人。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直到那天晚上宋易翎才彻底明白。

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里,她除了睡觉的时间,其他时候都呆在医院,陪在顾以安的身边。有时就连睡觉都会趴在他的身边,听着他的心跳,她觉得心安。

所以常常早晨醒来时,她会扭到脖子,然后歪着脖子过完一天又一天。

医院中的护士医生渐渐也和她熟悉了起来,经常和她打趣说:“宋姐,又熬夜了吧?你男朋友可真有福气,如果换做别人,恐怕都嫌跑得不够快。”

宋易翎总是呵呵笑笑,不说什么。

因为如果有人知道曾经顾以安对她的爱有多么深,如果有人知道曾经的顾以安为她做了些什么,恐怕他们就不会再觉得奇怪了。

世间的缘分总是这样奇妙,有得就有失,有伤害就一定会有补偿。

边丽待她一日比一日更加亲切,在外人看来与母女无异。

宋易翎失去了母亲,便越发珍惜这份情感。

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不仅宋易翎长大了,就连皮特都比以前懂事多了。他不再像之前一样粘人,不再吵着闹着要零食吃,或许在他年幼的心里已经明白了什么叫做“失去”——这个全世界最残酷的两个字。

宋玉和宋易翎说的话越来越少了,一开始她以为姐姐是忙于工作所以才疏于和自己交流谈心,可后来她才明白任何形式的疏远往往都是从无话可说开始的。宋易翎没有工作,靠着自己前些年的积蓄日日徘徊在医院,宋玉却渐渐成为了职业女性,在工作上也一路攀升。这样的两个人即使是亲姐妹,坐在一起也是无话可聊的,因为扯完了家长里短,就没什么共同的交集了。

顾以安就像宋易翎平淡生活里的一根刺,每当回想起来时,心中都隐隐作痛。

但有一天,这根刺不知被谁轻易就拔了出来,血淋淋地放在她的面前时,连她自己都不认识了。

那一天来得很快,也可以说来得很慢。

已经从初春过渡到了盛夏,知了在枝头鸣叫,叫着*辣的太阳,把顾以安给吵醒了。

他睁开眼时,看到的第一幅景色就是一个女孩子,披着长长的头发,坐在窗前,微风把她的头发吹乱了,他想要起身帮她整理好,但浑身却使不上力气;她的侧脸很精致,很美,但他却觉得那份美丽分外陌生。

宋易翎回过头来时,眼光正好和顾以安撞到了一起。

然后时间静止了很长时间,那段时间里,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飞奔出去,大喊着医生和护士的名字。

顾以安的确醒了过来,他没有变成植物人,连医生都说这是一个奇迹。

但当宋易翎和边丽并肩站着,听到这个奇迹时,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顾以安虽然醒了过来,但却失掉了属于他们彼此之间的记忆。

他奇迹般的醒了过来,也奇迹般的失去了记忆。像所有煽情的电视剧一样,男主角总会在一场猝不及防的车祸中失去记忆,然后女主角开始踏上了唤醒爱人记忆的漫漫路途。

宋易翎也想俗套一次,也想努力一次,但边丽告诉她:“易翎,算是伯母求你了,你放手吧!虽然你不愿意承认,但你应该也知道失去那段记忆对于以安来说是件好事。他可以重新来过,你也可以重新开始新的人生。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把这一切就当做是天意好吗?”

边丽楚楚可怜地哀求着她时,她动了恻隐之心。想到之前和顾以安在一起时的种种,想起他为了爱自己所承受的痛苦,想到他疲惫的脸和眼睛……想到了很多很多。

她握住边丽的手,轻轻唤了一声“伯母”,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没想哭,所以顺手擦掉了眼角的泪水,“伯母,即使以安失去了记忆,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但我还好好儿的,我清楚地记得我们之间的种种。他从此不会再痛苦了,但我呢?我要独自一个人承受再次失去的痛苦,我不想……我已经失去过他一次了,不想再放开他的手,不想再第二次放开他的手了。伯母,求求您,成全我吧!我保证不让以安想起以前的事情,就算他不再爱我了,我也无所谓,我只想呆在他的身边,和他做朋友就好……”

边丽抿了抿嘴唇,看得出来她已经把宋易翎当做了自己的女儿。正是因为她待她犹如自己的亲生女儿,她才更加不愿意看到她抱着过去迟迟不肯松手。那不是在折磨顾以安,而是在折磨她自己。

“易翎,好孩子,你听我说,我不是拆散你和以安。而是……而是你们两个人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你知道吗?过去的就是过去了,你要学会向前看,或许你现在会恨我,但将来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苦心……下个月,等以安的身体基本康复了,我就要带他回荷兰了,他的亲生父亲还在那里等着他。”

宋易翎全身都被冻结了,她跪在了地上,乞求的说:“伯母,求求您了,求您了,不要把以安带走,我已经没有了妈妈,我……我现在除了以安,什么都没有了,求求您,伯母,让我呆在他的身边吧,我只求默默看着他就好了……您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不想一个人……”

宋易翎伏在边丽的身上痛哭起来,边丽抱着她瘫软的身子,咬紧了牙关说:“你可以趁这段时间多去看看他,但不要提起过去的事情,前几日他对我说,只要一想起之前的事情,他的头总会刺痛。那段回忆对于他来说有快乐,但也有痛苦。忘记对于他来说或许只是睡了一觉的问题,但对于你来说,易翎,这就不同了。长痛不如短痛,你们今生注定了有缘无分,放手吧,也放了你自己,你还年轻,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那份幸福以安给不了你。”

说完这段话,边丽就推开宋易翎,离开了。

宋易翎看到了她临走时紧握的手,看到她也同样落下了一滴泪,那滴泪落在了她的手背上,和自己的眼泪融为一体。

终究,所有的努力都转眼在一瞬间化成了泡沫……

宋易翎第二天一早去病房看顾以安,在去之前,她特意好好打扮了一番,但收停留在半空中突然又收了回来。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了,打扮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把漂亮的长裙换下,穿上了最最普通的牛仔裤和白体恤,随意将头发挽了起来,没有过多的装饰。

既然决定要说“再见”了,就要面带微笑。

那是她生活的态度,也是她对于爱情的态度。

顾以安已经起床了,他穿着病服,坐在轮椅上,他面朝着窗外盛开的一簇向日葵花朵微笑着。

他不过是病了一场,但宋易翎却从他的身上发现了细微的变化,他的眼神不再像之前一样疲累。他的双眼很干净,像是一个十四五岁不谙世事的中学生,还没有经历过痛苦和折磨,他坐在窗前的样子让宋易翎想到了他瞳孔中那一朵朵向日葵——阳光,向上,向着阳光……

那时她才明白,失忆对于顾以安来说或许真的是一件好事。

边丽把她拉进了病房,在耳边对她小声说:“易翎,我先出去,你和以安说会话,只是不要……”

宋易翎点点头,笑着说:“伯母,您放心吧,我懂的。”

边丽走后,顾以安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宋易翎,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他看着她时那双再熟悉不过却有变得陌生的双眼让她心酸,她努力吸了一下鼻子,伸出右手对他说:“你好,以安,很高兴能亲眼看着你好起来。”

顾以安并没有回应她,反而是推着轮椅向她的身边走了几步,歪着头问:“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宋易翎收回自己的右手,紧紧用左手握住。

“以安,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我是你最爱的人,你之前说过的,我……是那个要和你共度余生的人,你忘记了吗?真的忘记了吗?”

宋易翎真的很想这样说,但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

她坐在病床前,闪烁着的双眼在日光的照应下反射着他天真的而又无辜的一双眼睛。

她说:“对呀,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我是你的……是你的好朋友。之前你说过要和我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你都忘记了吗?不过没关系,我还没有忘记呢!所以你可不能耍赖!”

顾以安也释然地点点头,他相信了她的话,没有理由不相信她的话。

他问:“好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宋易翎觉得浑身的血液通通往头上涌,怎么也没想到曾经那么爱着自己的顾以安有一天竟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她扭过头去,偷偷地擦眼泪,她的这个动作却恰好被顾以安看到了。他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说:“擦擦吧!”

宋易翎把他的手推了回去,摇摇头,强言说:“风太大了,吹到眼里沙子了。没关系,我揉一揉就行了。”

顾以安扳过她的头,双手捧住她的脸,“我给你吹吹。”

宋易翎赶紧推开他,说:“没事,我好了。”

顾以安笑了,“好朋友,你的脸怎么红了?该不会是你一直都暗恋我吧?”

听到这话时,宋易翎的脸更加红了。

她转身二话不说就跑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让自来水拼命地下坠,她猛烈跳动的心才算慢慢缓了下来。

等到她稳定了情绪,从洗手间走出来时,顾以安就在门外等着她。

那么一瞬间,她真的以为又回到了过去,那个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的顾以安又回来了。

只是当他开口时,她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

“你没事吧?”

以前的顾以安不会这样问他,以前的顾以安总会一见面就将她紧紧抱住,不放手;以前的顾以安不会跟她说这些客气话,只会用他自己的方式保护她;以前的顾以安没有那么干净的一双眼睛,也没有那样单纯快乐的一颗心;以前的顾以安不会经常笑,即使笑也只是微微抿一下嘴唇,以前的顾以安……都不再是眼前的这个顾以安了……

宋易翎站在原地不动,死死盯着脚面,这让顾以安觉得奇怪。

他一连问了好几声,才把宋易翎唤回来。

她眨巴了几下眼睛,从短暂的幻想中回到了现实中来。

宋易翎在医院赔了顾以安整整一天,一天里他最经常问她的话就是母亲去哪里了。

她总是笑笑,说:“伯母这几天照顾你辛苦了,今天我陪你好不好?”

顾以安变得很听话,也变得特别依赖自己的母亲。自那场车祸醒来之后,除了长相和之前的顾以安一样之外,他浑身到下什么都变了。一天下来后,宋易翎才知道边丽要她放手的意义,因为再坚持下去也换不来曾经的顾以安了。他变了,就是变了。

“好朋友,我妈说要带我回家,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吗?”

“我知道啊,你的家……很漂亮,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那里是不是有很多郁金香?”

“你怎么知道?”

“睡着的这段时间里,经常做梦,而且都是同一个梦,梦见一个女孩子一个人站在郁金香的花田前,她在流泪,看起来很悲伤的样子,好像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你认识那个女孩子吗?”

“啊?”宋易翎扬起苍白的脸。

“我是说,你认不认识……算了,连我自己都记不得的事情,你又怎么会知道。”

顾以安沉默下来,有些失望,对于失去了记忆的他来说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那个独自流泪的女孩子,虽然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他的潜意识已经出卖了他,他觉得那个人一定是他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人,所以他想要找到她,替她擦掉眼角的泪水。

假如,只是假如,他偶然有一天重新恢复了记忆,不知他还会不会感到庆幸。

就这样一直下去也挺好的,他失去了所有并不快乐的记忆,不是很好吗?

“你会和我们一起去吗?”他问宋易翎。

“不会。”

他有些遗憾:“那你可以来看我吗?自从我病了以后,只有你一个人来看过我,我是不是只有你一个朋友?”

宋易翎摇摇头,说:“谁说的,你的朋友很多的,只是他们都在荷兰,都在那里等着你回去呢!”

“那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顾以安的问题把宋易翎给问住了,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向他解释。

“我们……我们是在这里认识的,工作的时候认识的。”

“哦。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不过,你不会骗我吧?”

“不会……我发誓,永远都不会骗你。”宋易翎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她怎么也笑不出来了,这句承诺的话是她对曾经的顾以安说的,“但是,对不去,只能欺骗你了,最后欺骗你一次,你可以原谅我吗?”她心中默默自问着。

一点题外话:忙了一阵子私事,回来后发现大家竟然还在默默地等着我,流雪的心中很温暖也很感动。在这个冬天,你们所带给我的温暖已经足以让我御寒了!

在此,谢谢各位读者君,偶会继续坚持努力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