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入膏肓>最后一次欺骗你,你可以原谅我吗

最后一次欺骗你,你可以原谅我吗

本书:爱入膏肓  |  字数:6193  |  更新时间:

“以安,对不起,我不能再坚持下去了,我想要放弃了。睍莼璩伤你骂我也好,怪我也好,这都将是我最后一次骗你了,我不求你可以原谅我,只求在你今后的人生中不再有我的出现。我会把我属于我的一切都带走,不留下一分一毫。你继续快乐的生活吧!永远都不要记起我——永远都不要!”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宋易翎一直都在默默祈祷着,希望上天可以听到她的话,希望上天可以成全她最后的心愿。

但她错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上帝,如果真的存在上帝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公平的事情发生。上帝大多是人们心中臆想出来的,上帝只会在人们手足无措的时候才会出现。人们祈求上帝,不过是为了求得心理上的安慰罢了,实则与世事无碍,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她坐在平稳前行的公交车上,路灯的光照映在她的脸上,她微微闭上眼睛,把头靠在座椅上,想起了临走前顾以安对自己说的话。

他说:“我很害怕,很害怕永远都这样活着,在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这让我觉得自己之前好像不曾活过。但又很害怕有一天会突然恢复记忆,那些记忆中的一草一木,那些人和事并不是我想要的,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你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吗?”

宋易翎的身子顿了顿,想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可以证明,你曾活过,只是你不记得罢了。我也经常这样,一觉醒来总会忘记前一天发生的很多事,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有些事情忘记了不必费尽心机去寻找,有些事情就算忘记了也无法找回来了。你又何必纠结在此处呢?不属于你的东西就算现在拥有了早晚有一天也会悄悄从你身边走开。”

顾以安深沉地看着她,像是看着深夜里一颗璀璨的明星。自从他清醒以后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宋易翎是第一个,在他的记忆中画出一抹色彩的第一个人。

过了好一会儿,顾以安重新提起兴致,他问她:“我以前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以前是一个怎样的人?直到宋易翎坐在晃动着的公交车上,在仔细地思考着这个问题时,她仍然不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顾以安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最后她还是无法用简简单单的几个词来形容她,说实话她又何曾真正了解过他?

在还未彻底了解他时,她就深深爱上了他;在刚刚发觉自己刻骨铭心的爱时,他就要彻底从自己的身边离开了。

命运的残酷可能就在这里。

想到他终究有一天会从自己的生命中离开,宋易翎的悲伤涌上心头。

那一刻,她觉得浑身发冷。她想起了自己逝去的母亲,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从前的生活虽然辛苦,从前的生活里虽然没有爱情的色彩,但从前的日子是平淡的,可以让人心安的。下了班就会想着回家,因为在家里,有人在等着她,那是她的母亲,母亲在的地方我们总是把它称为家。当有一天,身边一个个亲切的人通通离你远去时,你才会真正明白那份平淡日子的珍贵,因为在那之后你就不得不自己一个人面对后面的人生。

人生的困苦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了希望,可怕的是没有人的陪伴。

但,天下从来就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走不完的路,更加没有走不到尽头的感情。再多的思念最后都抵不过分别来的有力量。

分别,分别,或许已是永别了。

一个月之后的一天,宋易翎一个人躲在飞机场的角落处,傻傻地看着边丽母子。

顾以安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似乎是在寻找自己吧,她痴痴地想。

她想起了电视剧中的男女主人公最终都会收获圆满的结局,失忆的男主角最后往往会在临上飞机的前一刻认出眼前这个自己苦苦追寻的人。

可现实生活不是偶像剧,现实比电影要残酷得多。现实中的奇迹也只能出现一次,顾以安奇迹般的醒了过来,这对于宋易翎来说已经足够了,她还有什么资格来期望着他可以重新记起自己呢?

人的*总是永无穷尽的,然而在这一点上,宋易翎却从来就不贪心,她很感谢上苍可以让顾以安醒过来,只要他能够健康快乐的生活下去,她宁愿付出所有。

眼看他们两人的身影越走越远,她向前走了几步,又畏缩地退了回来。

走走停停,她的眼光却从来没有从他的身上走开过。

一架飞机从头顶轰鸣而过,它飞上了湛蓝的天空,飞去了一个遥远的世界。

宋易翎和顾以安同时向窗外扭过头去,他们两人的瞳孔里都有一架飞翔在天际的飞机,只是宋易翎的眼中,那架飞机,沾满了泪水。

她叫他:“以安?”最后一次那样叫他。

他忽然转过头去,看到她就站在自己的对面,有些惊喜:“好朋友,你来送我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扑到了他的身上,浑身颤抖着。

顾以安的双手垂落着,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但她身上的气味让他那样熟悉,他也不禁落下泪来。至于那天为什么会落泪,顾以安一直都说不清楚,只是莫名地感到悲伤,想哭。

宋易翎抱着他,不想松手。但顾以安咳嗽了几声,把她从自己的身上拉开,“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宋易翎这才惊醒,“嗯……抱歉。”

“你怎么哭了?舍不得我?”说着,替她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宋易翎挡开他的手,狠下心来说:“求你了,以后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

说完这句话后,两个人都愣住了。宋易翎自觉失语,他就要走了,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哪里还能有那份求之不得的关心呢?顾以安的心中也是千回百转,看着眼前这人,怎么就舍不得离去呢?

正巧这时,边丽办好了手续,走了过来。她见到了宋易翎,亲切地抱了抱她,问:“说过道别的话了吗?道别的话要趁早说,否则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宋易翎点点头,放开她,微笑着。

边丽拉着顾以安一直向前走,他的身子好像比刚才更重了,走得很慢,不停回头看她。

就在宋易翎转身的瞬间,耳边突然闪出一个声音:“好朋友!”

她赶紧回头看,发现顾以安已经跑到了自己的面前,气喘吁吁的。

她有些期待的望着他深邃的眼睛,希望故事的结局能发生逆转。

但他笑着说:“好朋友,谢谢你能做我的朋友,我不会忘记你的。”

不会忘记吗?宋易翎想,你已经把我忘记了。

“再见!”顾以安说。

宋易翎恋恋不舍地说:“好好照顾自己……再见!”

再多的话,再多的爱和思念,最终都要落脚到“再见”两个字上。

顾以安突然回来只是为了和她说一声“再见”,那句她怎么都说不出口也不愿意听到的话,她最终还是从他的口中亲耳听到了。

他如释重负地奔着边丽的方向,像是刚刚完成了一件任务,慢慢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却再也忍受不了了,靠着墙壁蹲下来,感觉到空气稀薄,无法呼吸了。

过了十几分钟,一架飞机再次从她头顶的天空飞过。她死死盯着那架越来越小的飞机,像是要把天空看透一样。

过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她还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在那里,她始终都无法相信,原来,顾以安已经离开了——不是短暂的离开,而是再也不会相见的永别。

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爱恋就这样戏剧性地终结了,随着顾以安的离开而瞬间就烟消云散了,但那份最初的悸动的心她却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反而是随着时间的蔓延而越来越深刻,折磨着她的心脏……

那天,她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一行字:如果我的离开可以把你身边的悲伤全部带走的话,那么,我愿意彻彻底底地从你的生命中消失。

这句话,她做到了。

很多年后,她再次看到这句话时,仍然会想起当时的心痛,可见,那份感情带给她的伤害有多么深。

伤害有多么深,爱就有多么深。

她终于明白了爱的感觉,但那却是以失去为代价换来的。可见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唾手可得的东西。感情也好,事业也好,你想要得到它,就必须为此付出十倍甚至是百倍的代价。

宋易翎那时觉得自己失去的已经够多了,只是没想到上天对她的考验还远远没有结束。

就在顾以安离开的那天晚上,深夜,她听到有人在敲打自己的房门。

她猜到了,应该是姐姐。

打开门,果真就是宋玉。

她眼睛也是一样红红的,似是刚哭过的样子。

宋易翎赶紧把她拉进自己的卧室,问:“姐,出什么事了?难道是皮特?”

宋玉摇摇头,随着她的动作一滴泪水掉在了宋易翎整洁的床单上,印下了一个水痕。

她从一开始的泣不成声,到最后渐渐稳定下了自己的情绪,已经整整过去了半个小时。

在这半个小时里,宋易翎什么也没有做,她只是坐在宋玉的身边,陪着她,看着她流泪。那时因为她知道眼泪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一方面代表着悲伤,另一方面也代表着不得不扔掉的异物。

那时宋易翎明白了,自己的姐姐已经打算扔掉些什么了,只是她没有想到,她打算抛弃掉的不仅仅是姐妹间的感情,更加还有她自己的亲生骨肉。

那是平生唯一一次宋易翎动手打人,没想到被打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姐姐。

宋玉捂住左半边脸,没有大吵大闹,她自觉理亏,无从辩解:“易翎,你打我吧!我确实该打!但打完了之后,请你……请求你,替我好好照顾皮特,他还小……”

宋易翎坐好了,说:“你还知道他还小?他那么小,你让他失去了自己的父亲的同时,还让他失去母亲,你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你还算是一个母亲吗?”

“我承认,我不是。但易翎,我和你不一样,我心里装不了那么多的东西,我唯一想要的就是幸福,为了可以幸福,我愿意付出一切。有任何事情妨碍到我追寻幸福的脚步时,我都会把他们一脚踢开。我没有你那么善解人意,没有你那么懂得关心人。因为在我的世界里,就只有我,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虽然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但也恰恰因为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所以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可易翎你呢?你这些年过的是什么生活,你可曾真正为自己打算过?”

宋易翎冷笑了几声,点点头,说:“你说的对,我这些年过的是什么生活,连我自己都弄不明白了。前些年你还在国外的时候,我一直拼命努力工作,那时努力不为了自己,而是想要妈生活的好一些。后来,你带着皮特回来了,我就想,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因为通过我的努力,我相信我们全家人一定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只是幸福距离我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却把它弄丢了。妈妈,以安,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我,现在就连你,我的亲姐姐,也不想和我一起了。你也要走了,为了寻找自己的幸福。我什么力气都没有了,现在我只想睡一觉,醒来后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梦,那该多好……”

宋玉晃着宋易翎的肩膀:“妹妹,你醒醒吧!”

宋易翎挡开她的手臂,“妹妹?姐姐,你什么时候把我真正当做过一家人,就算你不为我考虑,总要想想皮特吧,他还什么都不知道,他还小啊!”

“就是因为他还小,就是因为他还什么都不知道,我才要在这个时候离开……易翎,你也为我想想,我还年轻,将来有一天早晚都是要嫁人的,我不可能为了皮特永远单身下去。反正这一天早晚都是要来的,早一些对他或许更好。在他对我这个妈妈还没有什么印象时,我就离开,将来等他长大了,或许不会太怨恨我。”

宋玉来找宋易翎,和她掏心掏肺的说出这一番话,不是为了求得她的谅解,她早就知道了,自己在这个时候离开是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原谅的。她知道这些,还要这样做,完完全全是出于一个做姐姐的最后的责任,她想把这些年憋在心里想说的话都告诉她,想让她看在往日的情面上让她照顾好自己的孩子。

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是一个心软的人。

宋玉足够了解宋易翎,她的确是一个心软的人。就算她一声招呼不打就跟着李建国一起去美国,撇下皮特一个人,她也不会不管他。

她代替宋玉照顾皮特不是看在姐妹往日的情分上,而是不想小小年纪的孩子在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就经历这么多的波折。那些困难和痛苦都不是他那个年纪应该有的。

童年就应该是和花香与阳光为伍的天真,快乐,没心没肺。

那天晚上,宋玉和宋易翎彻夜畅谈。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天亮之前,宋玉就拿着行李箱离开了。

她离开时,皮特还在熟睡,或许是做了一个美梦,他的嘴角仍然挂着笑容,却不知自己的母亲已经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宋玉在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忍住眼泪,几步一回头,虽然不舍离去,终究还是离去了。

人就是一个矛盾的产物,心里想的和做的可以完全是两回事。就如同宋玉无论再怎么舍不得皮特,也还是离开了他;就如同宋易翎再怎么埋怨姐姐,再怎么责怪她,却仍是不放心她。

宋玉来到飞机场和李建国汇合时,才发现宋易翎偷偷放进自己背包中的银行存折。她知道,那可能是她最后的积蓄了。

她并不是有意伤害她,终究也是伤害了她。

那张存折,便是她和她两人之间最后的缘分了。

她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含义,“傻丫头……”,却仍是谢谢她。

宋易翎并没有去机场送她,因为她很害怕自己若是亲眼见到了她,会舍不得,会不争气的求她别离开。

她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怀里抱着刚刚睡醒的皮特。

皮特抬起头来问她:“小姨,今天不去上学了吗?”

那天是星期三,在一个孩子的概念中,星期三,只和学校有关。

宋易翎摇摇头:“我们今天不去了,皮特。”

她伸出手指,指着天际划过的飞机,说:“皮特,你看那架飞机。”

皮特跳出她的怀抱,趴在阳台上仔细看着。

宋易翎看着他孤单弱小的身影,实在难以相信他们两人今后的生活要怎么继续下去。

皮特突然转过头来说:“小姨,将来我也一定要坐上飞机,去英国看我爸爸,妈妈说,那里是只有坐飞机才能去的地方。”

宋易翎想,皮特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也已经坐上飞机离他远去了。他如果知道的话,或许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坐飞机了。

宋易翎把脸贴着他的头,说:“皮特,小姨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皮特再次疑惑地抬头,不解地看着她:“小姨……你不是还有我吗?我不会离开的,除非有一天……”他说着,嘟起嘴低下头来。

宋易翎温柔地问:“除非有一天什么?”

“除非……除非有一天小姨不想要我了。”皮特的哭腔深深刺进了她的心里。

宋易翎警觉,用手托起他的下巴,他的眼泪如黄豆一般滴滴坠落在他的手心。

“皮特,你……”

“呜呜,我都知道了,妈妈走的时候我全都知道。几天……几天以前,我就看见妈妈总是一个人坐着,流眼泪,我看到妈妈收拾行李,我知道她要走了。那时候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妈妈也总是哭,结果没过多长时间,她就带着皮特离开了,这次也是一样,和那次一样……”

宋易翎的眼眶中挤满了泪水,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懂事的孩子,比很多成年人还懂事早熟的孩子,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皮特乖,皮特听话,妈妈只是先过去,过不了多久,就会来接皮特的……”

皮特打断了她的话,“妈妈不会再回来了,小姨不要骗我了!”

“为什么这样说,皮特不相信小姨吗?”

“我知道,我就是知道,妈妈不会回来了。那时候从英国的家离开时,妈妈不仅收拾她自己的行李,还会收拾我的行李。可这次,妈妈只收拾了她自己的行李,只带走了她自己的行李,没有我的……没有我的……”

皮特咬着自己的手指趴在宋易翎的怀里,他只有她一个依靠了,她又何尝不是呢?想想,她或许应该感谢宋玉没有把皮特一同带走,因为如果她连同皮特一起带走的话,她真的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理由。

而那天,她抱着自己唯一的一个依靠时,终于想通了一个道理,生活从来就没有绝人之路。如果一定要为活着找一个理由的话,她想,自己今后所有的精神鼓励就要依靠着这个小小的孩子了。这件事情放在几年前的话,她一定会嘲笑自己,可那时她才明白,有时成年人的坚强甚至还抵不过一个孩子。

皮特说:“小姨,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会快点长大,好好保护你的!我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那句话,是宋易翎听到过的最好听的一句“情话”。

“那么,皮特要快点长大啊。只是皮特长大了,小姨就老了,不好看了,皮特不会嫌弃小姨吧?”

皮特在宋易翎脸上啄了一下,说:“小姨永远都是最漂亮的人,我将来要娶一个像小姨一样的人。”

宋易翎把他抱进自己的怀里,感觉到不仅身体很温暖,心里也很温暖。

终究,她还是失去了一切,失去了亲情和爱情,失去了工作……之前所以的努力都在一夜之间化为了泡影,她必须要重新开始,开始一段并不算顺利的人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