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入膏肓>当一切从头再来时

当一切从头再来时

本书:爱入膏肓  |  字数:6160  |  更新时间:

当宋易翎和元彭宇面对面坐在一家安静的咖啡店时,当他安慰着自己说“没关系,我会帮助你”时,宋易翎才真正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睍莼璩伤以前始终没有也不敢好好思考这个的问题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元彭宇关切的眼神突然让她想起了一周前,李青青也曾经这样看过她。在宋易翎的印象中,那应该是唯一一次自己和李青青的平心静气的谈话。

那天的李青青坐在和元彭宇相同的位置上,说:“我原谅你了,因为我不想把这份厌恶的情绪带到我今后的生活中。”

宋易翎笑了,自从顾以安离开后的第一次微笑。

李青青愣了愣,呆头呆脑的问:“你不想和我讲和吗?”

“讲和?青青,我们之间何曾真正有过矛盾?既然没有过嫌隙,何来讲和一说?”

李青青笑说,一边微微点了下头:“你说的对,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假想的敌人,其实,你根本就不屑与我为敌吧?”

“青青,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除了朋友,难道就是敌人了吗?你之所以不喜欢我,我猜应该是元彭宇的关系,其实你大可放心,我和他只是朋友,我喜欢的人是你哥哥……哦,不,是顾以安。”

李青青叹了一口气,用双手托着下巴,她还是一个单纯幼稚的小姑娘,平日里总是装出严肃认真的样子,像是一个戴着恐怖面具的小孩子,从外表来看很吓人,总让人避而远之,实则在那个面具之下隐藏着的是一副可爱的笑脸。

人生的低潮期往往是上帝对人类的馈赠,在这段时间,你可以发现哪些人是真正关心你的,哪些人是虚情假意的,这在平时,在你最辉煌的时候是发现不了的。那天,宋易翎发现了李青青的可爱之处。

李青青说:“和你说实话吧,我并不是很喜欢元彭宇,之所以和他在一起也是爸爸的意思。”

这个答案宋易翎其实早就猜到了。

她接着说:“我并不是真的讨厌你,我是……嫉妒你……”

宋易翎不解,她的人生和自己的相比完全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她为何要羡慕自己呢?

“你若是处在我的位置你就会明白我此时心中所想了,不过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曾经有多么羡慕你的人生了。你有自由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你可以随心所欲地爱着自己喜欢的人,不高兴就是不高兴,高兴就是高兴,想笑就可以笑,想哭就可以哭。可我呢?我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是被爸爸计划好的,我必须按着他为我安排好的道路走下去。我想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从来就由不得我来做选择,就连我的感情爸爸都会插手。从小到大我就没有真正独立做过一件事,哪怕是为了爱情的勇敢我也做不到。”

宋易翎很能理解她生活中的那些不易,她知道在外人看来再美好的人生都充满了荆棘的道路,每个人都要脱掉鞋子从上面走过,无从幸免。

李青青突然握住了她的手,皱着眉头问她:“我之前那样对你,你不会怪我吧?”

宋易翎笑着把另一只手合在了她的手面上:“我不会,我知道你也不容易。”

“我很羡慕你可以有选择自己爱情的权利,你真幸福!”

原来,我们总是在仰望着别人的幸福,一回头才发现有很多人也在同样仰望着自己的幸福。

“想要平凡其实很容易啊,没有什么难以做到的。”宋易翎想稍稍宽慰一下她的心。

李青青摇摇头,说:“我做不到了,以前我的身份是元彭宇的女朋友,多多少少也算是公众人物了,说话,做事也不可能随心所欲。以后……你知道吗?这次去美国之前,爸爸就已经替我找好了将来的丈夫,我过去后,估计就会结婚了,可我连那个人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就算这样,爸爸也要把我嫁给他了。你说可笑吗?”

李青青冷笑了几声,笑容中滴下几滴泪来。

“你可以离开,离开你的父亲,去外面寻找你自己的幸福。”

她擦干眼泪,摇着头说:“爸爸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不能离开他,我要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照顾他。”

“你那么爱你的父亲,想来他一定很幸福,有你这么一个孝顺的女儿。”

“你说错了,爸爸他其实一点都不喜欢我,否则他也不会把我的婚姻大事当做他可以利用的工具。我爸爸一直想要一个儿子,但我妈生我时因为难产伤了身子,无法再生育了。得知这一消息后,爸爸气愤地把家中妈妈最喜欢的梳妆镜砸了,那之后,他们就分居了,没过多少年,他们就办了离婚手续。之前我是跟着妈妈一起生活的,从小就很少见到爸爸的面,他很少来看我,每次来呆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久而久之,我就忘记他长什么样子了。直到几年前,妈妈去世,我才过来和爸爸一块住。打小他对我就没有什么感情,但我却很害怕将来的某一天他也会像妈妈一样不声不响就从我的身边离开……现在,我只有拿出曾经的照片才能想起妈妈的样子了,她离开我才不过几年的时间,我就忘记了她的样子。我不想将来爸爸也会这样消失在我的脑海和记忆里。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的,我失去什么也不能失去他,我不能!”

“……原来,你的心里也这样苦……”宋易翎抿着嘴唇。

别人看到的都是李青青光彩照人的外表,可她却看到了她那颗不停滴血的心脏。

李青青从包中拿出一盒巧克力放在她的面前,说:“临走前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爱吃……希望你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代替我去寻找那份自由,好吗?”

宋易翎点点头,接了过去。

“你也要幸福!”

李青青似乎有话未说完,但她只是张合了一下嘴唇,就笑着离开了。

她走后,宋易翎剥了一颗巧克力糖放在嘴里,刚开始是咖啡的苦味儿,可吃到最后,便是醇香。

心里苦的人总是很爱吃甜食,从那天开始,宋易翎也爱上了巧克力的味道,先苦后甜的回甘就像是明天就会来到的希望一样,提醒着她天再黑,总会天亮。

“天再黑,总会天亮”是宋易翎在那个巧克力盒子的后面发现的一行字,那句话既送给自己,也送给李青青。

宋易翎问元彭宇:“如果青青没有去美国的话,你们之间就没有可能吗?”

他的回答和李青青的一样:“从我们开始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不会有结果的。你见过哪个明星的绯闻成真的?绯闻要是成真了,以后还怎么靠绯闻搏头条呢?”

自然,他的后半句关于明星绯闻的解释,李青青没有这样说过。

元彭宇比李青青更加懂得安于现状的含义,因为只有懂得安于现状的人才会自我嘲笑。

“你现在的处境应该也不好过吧?”

宋易翎低头喝了一口果汁,笑说:“还好,还过得去。”

“你看,你看,”元彭宇指着她的脸说:“每次心中有事时你就是这种表情,为什么在难过的时候你总要微笑呢?”

“嗯……除了微笑我还能做什么吗?如果眼泪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话,我一定要把全身泡在海水里。可是,我知道,那样是无济于事的……好了,别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

“你别岔开话题!我今天找你来,实在是有事情想要求你帮忙。”

宋易翎瞪大了双眼,“你有事需要我帮忙?我没听错吧?”

“没有。其实是……实话跟你说了吧,最近有一家杂志社请我去拍封面,但我r程太紧张了,接下来还接了一个电视剧,下个月就要开始拍摄了,抽不开身。但那家杂志的老板和我又是很多年的交情,不好回绝,他便说让我推荐一个人给他,所以我就想到了你——你可千万不能推辞,否则我的面子放在哪里?”

宋易翎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他无非是想帮自己,却又不想让自己觉得亏欠他。只是他这种小小的伎俩早就被她给识破了。即使如此,她还是不打算揭穿他善意的谎言,虽然托词很老旧,但他关心自己的心却是真实的。

“你认识那么多的明星朋友,怎么就想到了我呢?”

元彭宇有些着急起来:“那个,那个,因为觉得你合适嘛!怎样,那你不想做吗?”

他的确不适合撒谎,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太谢谢你的好意了,只是我想过平淡的生活,也只想有一份平淡的稳定的工作。抱歉!”宋易翎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

他“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宋易翎想起了什么,翻开自己的背包认真寻找着。

元彭宇呆呆地坐着,没什么话说,便问:“在找什么?”

好一会儿,宋易翎才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卡片,如释重负地递给他。

元彭宇接了过去,打开外面包着的一层纸,眼光就黯淡了下来。他顺手又将它扔给了她:“我不要!”

宋易翎把椅子搬到他的身边,再次把那张银行卡放在了他的手心,坚定地说:“你要是看得起我,就收下。你如果不要,就是不想要我这个朋友了。”

“我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作为朋友,理应帮你,不帮你才算不得是朋友。要我说,你要是把我当朋友,就收下,否则我就翻脸了!”

元彭宇的性子和宋易翎一样倔强,这样的两个人碰在一起往往没说两句话就吵起来。

然后时间静默了好几分钟,宋易翎不说话,元彭宇也不说话。

不说话便罢了,没想到的是两人同时开口。

“你……”

“你……”

两人面对着面,脸由白转红,笑了起来。

元彭宇一副绅士的姿态,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你先说。”

宋易翎吞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的说:“彭宇,谢谢你,哎,停,你先别忙着感动,我不是想说什么煽情的话,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的想法。你放心,我现在还过得去,真的还过得去,如果有一天我走投无路了,我一定会去找你帮忙的,我们是朋友嘛!对吧?”

元彭宇摇摇头,看着笑嘻嘻的宋易翎叹了一口气,“你呀,总是逞强,你那顽固的自尊心可真可怕,幸亏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否则就要疯了……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宋易翎垂下眼眸,摆摆手说:“没事的,都过去了。”

“真的,都过去了吗?”

“否则呢?还能怎样,难过伤感一辈子吗?难过的话一切事情可以重新开始,时间可以倒流吗?你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元彭宇上下仔细端详了一下她,感叹道:“真的不知道你的心脏究竟是什么做成的。你别怪我多说一句啊,要我说,你这么好的心理素质不混娱乐圈都可惜了。”

“打住!你还有事吧?先去忙吧!”

“真是拿你没办法,我就先走了。”

宋易翎叫住他,看了看桌面上的那张银行卡。

元彭宇会意,不情愿地拿走了那张银行卡。

他走后,宋易翎一个人又在那里坐了好久,脑袋里面空空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好像在想着什么。

至此,她的前半段人生被画上了一个不是很圆满的句号。

一个单身大龄女青年,未婚竟然还带着一个孩子,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这就是她至那时为止的人生总结。

但还好的是她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皮特贴心的陪伴。

就在这种要什么没什么的环境下她和皮特两个人度过了人生当中最为黑暗的两年时光。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皮特已经长大了,上了小学,个头比之前高了很多。宋易翎好像又回到了几年前大病初愈的那段时间,开始了拼命打工的生涯。

相对来说较为稳定的工作就是在一家广告设计公司做后勤服务,经常要为很多的会议做提前准备工作。虽然这个工作比较辛苦,但宋易翎很喜欢。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她反而不喜欢在人前抛头露面,而是喜欢做一些幕后的工作。闪光灯都是别人的,辛苦和黑暗都是自己的。这让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感。

晚上因为要照顾皮特的缘故,她很少出去兼职。等到了周末,她就一定是要出去的。害怕皮特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她总是把他暂时寄放在戴月那里。

这些年,也多亏有了戴月的陪伴,宋易翎还不至于觉得日子过不下去。因为哪天忙了,忘记做饭了,她就会去戴月家里蹭饭吃,屡试不爽。久而久之,便开始把她温馨的小家当成了自己的避风港。戴月的丈夫从年初开始就去外地出差了,所以戴月经常一个人在家也很寂寞,便喜欢宋易翎和皮特来打扰她。

在戴月和皮特的欢声笑语中,宋易翎渐渐忘却了曾经心中的伤害。只是偶尔在睡梦中,她还是能够看见顾以安的脸,那张脸在她的记忆中越来越模糊,但眼泪却是真实的——他的眼角还挂着湿润的眼泪,他在无声地责怪着自己。

一天早上醒来,宋易翎发觉自己的枕头全部被泪水打湿了。那一刻,她才明白李青青那句话的含义:害怕有一天那个人的样子会在自己的脑中慢慢模糊,最终消失不见。那种恐惧感,那种害怕遗忘的恐惧感第一次席卷了她的身心,让她倍加难受。

为了不至于有一天忘记顾以安,宋易翎特意找了一张手机中两人唯一的一张合照,交给照相馆放大洗出来,放进玻璃相框中,摆在自己的床头。

她绝对不允许自己遗忘他,绝对不允许!

两年中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就匆匆过去了。

一转眼,就是顾以安离开后的第三个夏季了。

六月里,一个炎热的正午,宋易翎正在商务会所忙碌着布置第二天的开会场地。凳子乱七八糟地摆着,琐碎的事情还尚未完成一半。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以为是上司临时指派她什么事,没想到是皮特的老师打来的电话。

皮特的班主任在电话中说皮特和临班的同学打架,把别人的脸打伤了。

宋易翎很生气,赶紧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学校赶去。

在去学校的路上,她就想好了自己这回一定要好好骂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但到了学校,她心中的怒火就莫名被浇灭了。

班级外面的走廊上站着三个孩子,其中有一个就是皮特。

“您就是宋凡的家长?”

宋易翎走过去抱着皮特,点点头。

老师一脸的不耐烦,指着另外两个孩子对她说:“你看,你家孩子把人家打的,回头放学了让家长看见,我怎么交代?”

宋易翎看了看皮特的脸蛋,他的脸上也不知被谁抓了一个通红的印子。

她质问那位老师:“他们是怎么打起来的我不清楚,可这是在学校里面出的事,应该由你们承担责任,不是吗?”

“呵,你这话就是你们做家长的一点责任都没有了?”

“既然老师你这样说了,那我今天就跟你说说清楚。既然你认为是家长的问题,那么这两个孩子的家长呢?”

“嗯,那个,他们正在来的路上,人家都那么忙……”

“你这意思就是说我今天闲着没事干啦?入学那天我就说过,皮特这孩子从小在国外长大,对国内的环境还不是很熟悉,作为老师也理应多多关照才对!”

那位老师满脸通红,沉默不说话。

宋易翎看这情况,也是讨不到一个结果了,便拉着皮特准备离开。

可谁想老师竟拦住了他们说:“同学们都看见了,是宋凡先动的手,他应该向其他两位学生道歉!”

宋易翎蹲下来,问皮特:“你告诉小姨,是你先动的手吗?”

皮特紧咬着嘴唇,不说话。

宋易翎想起工作上还有千头万绪的事情等着她去处理,今天做不完是睡不成觉的。由此又想到了自己这几年来的辛苦生活,心中起了火,冲着皮特大喊道:“说话!是不是你先动的手!”

过了好一会儿,皮特才怯生生地点点头。

下一秒钟,宋易翎的巴掌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个动作把老师都吓坏了,她赶忙拉住宋易翎的手,软声说:“算了,算了,孩子打架都是不可避免的。你把他带回去好好教育就行了。”

宋易翎气鼓鼓地朝前走,扔下皮特一个人。

皮特一边哭着,一边追她。

“别丢下我,别丢下我……妈妈……”

宋易翎突然站住,还没有反应过来。妈妈?他叫自己妈妈吗?

这时候,皮特已经跑到了她的身边,抱住了她的双腿。

宋易翎留下一滴眼泪,问:“皮特,你刚才叫我什么?”

“妈妈……妈妈,你就是我的妈妈……呜呜……我也有妈妈。”

宋易翎的心软了下来,看到他脏兮兮的小脸,上面还有一道自己的指印。

“打疼你了吧?”

皮特摇摇头。

宋易翎帮他整理着衣服,“是不是小朋友又说妈妈和爸爸的坏话了?”

见他不说话,可见猜想是正确的了。

“他们都是胡说的,皮特不要信他们,不要理他们,好吗?”

皮特抱住苏易翎,小声说:“我告诉他们,我有妈妈,小姨就是我的妈妈,小姨比妈妈对我还好,但他们都不相信……小姨,你能做我的妈妈吗?”

苏易翎的喉咙像被棉花堵住一样,“皮特……希望小姨做你的妈妈,对吗?可是小姨……”

“不要,不要,我要你是我的妈妈!你就是我的妈妈!”

苏易翎笑了,拍着他的背说:“好,妈妈……都听你的……”

从那以后,皮特不再喊苏易翎“小姨”,而是称呼她“妈妈”——这个世界上最具有温*彩的两个字——妈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