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入膏肓>时光如水,不可倒流 上

时光如水,不可倒流 上

本书:爱入膏肓  |  字数:3099  |  更新时间:

皮特刚开始叫宋易翎“妈妈”时,她还不是很习惯,总觉得那么神圣的两个字放在自己的身上不是很合适。但皮特却说:“你就是我的妈妈,因为只有妈妈才不会离开我。”

在这个世界上,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背叛了你,抛弃了你,也会有一个人至始至终都相信你,至始至终都站在你的身边,那个人就是母亲。可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母亲忍心离开自己的孩子?宋易翎想不通,但她答应皮特说自己永远都不会离开他,永远都不会离开……

那天接皮特回家,给他洗了一个澡后,宋易翎又急匆匆地赶回了会议地点。

因为她的缘故,任务延迟完成,大家都在加班,不免心中不满起来。

这些难听的话宋易翎这些年听的已经够多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连晚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就埋头工作。

夜幕黑了下来,会场内也点上了灯,灯光璀璨之下,宋易翎站在一处阴暗的地方,看着流转的七彩的灯光还有室外的霓虹灯,感叹起生命的微小和无力。

就在她还在独自沉浸在自己的感伤中时,后背突然涌过来一股暖流。

她一回头,看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正把她的芊芊玉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宋易翎认真辨认着眼前这个人,因为光线的原因,看的不是很清楚。

“你是?”

女孩儿转了一个身,宋易翎才看清,她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突然消失不见的心儿。

见到了曾经熟悉的朋友,宋易翎的心中很激动,赶紧握住了她的手,问:“心儿,你怎么在这里?”

心儿甜甜的叫了一声“宋姐姐”,就紧紧抱住了她。

“宋姐姐,这些年不见,你还好吗?”

宋易翎松开她,笑着说:“我还好啊,你呢?当年不辞而别害我替你Cao了不少心。”

心儿穿着短裙,小心翼翼地拉着她坐下,说:“以前是因为……算了,过去的事情我们别提了,宋姐姐,你还记得韩江吗?”

韩江?她怎么可能不记得?

两年前的那天她在医院,在顾以安的病房前和他说过那一番狠话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很听她的话,说不见就是不见。可这些年过去了,宋易翎偶尔也会想起他,想起他时,没有难过,没有撕心裂肺的痛,只是觉得温暖。

“嗯,记得。”宋易翎还是很期待心儿接下来的话的。

心儿指了指这片会议场地说:“宋姐姐你不知道吗?腾飞公司就是我和他一起开的。明天要在这里开会,怕出了什么疏漏,我就过来看看。”

宋易翎盯着投影墙壁上几个鲜明的大字——腾飞投资公司。原来,这个在最近几年的时间里突然如雨后Chun笋一般拔地而起的新公司就是韩江的。

她替他觉得高兴,就算失去了一条腿,他终究还是站了起来。只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自己并没能在一旁给他什么帮助。

“这些年,你……一直陪着他?”宋易翎问。

“哎,对呀!我好不容易说动了爹地,让他在国内投资一家公司。就是用那笔资金,我们一起开了这家公司,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只是想有个事做。宋姐姐你也知道,韩江他一直心情不好,这个时候更加需要工作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你说是吧?”

“是,心儿你说的对。你对他这样好,你们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心儿收敛了笑容,解释说:“他对我很好,他也知道我喜欢他。但每次我想要提这件事的时候他总会随便搪塞过去。我想,他是不喜欢我吧!”

“怎么会,心儿这么善良,这么可爱,他一定很喜欢你的。只是……你也知道他的情况,他应该是害怕拖累你吧!”

“我都不害怕,他害怕什么呢!一个大男人,竟然那么胆小。”

宋易翎“哧哧”笑了起来,打趣说:“嗯,他确实是一个胆小鬼,但心儿对待他的心好像是更加谨慎呢!”

心儿轻轻打了一下她的手臂:“宋姐姐,你也开我的玩笑,我不理你了!先走了,有宋姐姐在这里布置会场,我很放心,回去了就和韩江说这里有一个比我更加认真细心的人呢!”

“诶,”宋易翎拉住了她,“别和他说我在这里,也别跟他说你见过我,知道吗?”

“为什么?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不应该聚聚吗?”

“总之,你别跟他说就是了。”

心儿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宋姐姐你是想给他一个惊喜吧?”

“嗯……就算是吧!你千万别说漏了嘴!”

“OK,明白了,一切都包在我的身上。”心儿拍着胸脯说。

宋易翎笑着送走了心儿,来不及多想,又开始忙了起来。

等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工作终于完成了。她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回家的路上。

路上的行人很少,车子也很少。还好的是工作地点距离家并不是很远,她便一边扭着脖子,一边向前走。

她不让心儿把自己的情况告诉韩江,不是因为想给他一个惊喜,而是不想插足他的人生。

“看吧,没有了我,每个人都生活的好好的,韩江是这样,心儿也是这样。如果当年我没有遇见以安的话,他现在也会像他们一样平静快乐的生活着。宋易翎,你做的是对的!”她自言自语,鼓励着自己,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提不起兴致。

到了家,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一晚上的时间似乎过得很快,一睁开眼就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她像往常一样起床做饭,帮皮特穿好衣服,送他去了学校,。

之后便前往会议地点。

前一天晚上熬夜完成的“作品”另她很是满意,虽然场地是封闭式的,但室内的灯光很是充足,打在粉色的香水百合上,愈发香味四溢。

宋易翎站在角落处,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只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她不禁用手撑起桌面,故意避开了前方的人群。

那群人中,有一个另她熟悉的身影——韩江。

他西装革履,眉头眼梢皆洋溢着喜悦。

若不是仔细看的话,是根本看不出他的假肢的。可见,这么多年以来,他为了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走路付出了多大的心血。

如今他的光鲜和亮丽都是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

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也没有人会在坚持之后还一无所获。

幸好,在这样的场合中,没有多少人认得她。所以她故意躲开人们的目光,拿了一小碟点心向室外的游泳池走去。

那里的人显然少了很多,空气的味道也好闻了。

她坐在光线最暗的一处地方,不停揉着太阳Xue。

一定是昨晚睡眠不够的缘故,所以头一直在疼。

等到吃饱喝足之后,她发现酒会竟然还没有结束,便想趁机溜出去,反正老板也根本不在意她是否出席。可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跑到这里来了呢?

想到这里,宋易翎更加坚定了离开的决心。

“要去哪里?”

刚刚站起身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

她心中紧张万分,说什么也不敢回头,因为她已经听出来了,这是韩江的声音。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尴尬的很。

还好,韩江这时走了过来,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坐了下来。

“你故意躲着我?”

“没……没有,哪有?”

“那昨天为什么不让心儿告诉我?”

他挑了一下眉毛,等着她的答案。

宋易翎慌了神,心中想:这个心儿果真靠不住,还说什么替自己保密?!不过也难怪,她那么喜欢韩江,肯定什么事情都瞒不下他。

“嗯?为什么?看来你是真的想一辈子躲着我了。”

“真的没有,我是……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韩江喝了一口杯中的香槟酒,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希望吧!”

“听心儿说,这家公司是你开的,可见你现在生活的很好啊,我特别替你高兴。”

韩江转过头来,问:“你呢?生活还好吗?”

他只字不提顾以安,可见他已经知道了他出国的情况。

“还好。”说完这两个字以后,宋易翎低下了头。

韩江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把目光投向天空,说:“你看今晚的月色是不是很好看?”

宋易翎顺着他的目光向上看。

天空一扫几日之前的阴霾,月亮很圆很亮,像一个夜明珠一样。星星也随意点缀在它的周围,一闪一闪地冲着地面上的人眨眼睛。

“是啊,好久都没有见到这么好看的夜空了!”宋易翎托着下巴感叹起来。

韩江摇摇头:“不,其实这样的夜色也经常出现的,只是你很少抬头望天,当然发现不了。”

这就如同有些人、有些事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可你的视线始终关注在其他的焦点上,所以忽略了他们。你看不到他们,不是因为他们不存在,而是你看不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